受控

王者同人cp我都吃
主邦良

大概是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刘邦

  我是一个穿越者。
 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。我睡个觉就来到了这时代。竟然还是这里的君王。
  在这里,我也见到了他。
  我还记得,在穿越的前一天。我还参加了他的婚礼。
  真是可悲,参加自己喜欢人的婚礼。他娶了一个好姑娘,聪明贤惠善解人意,可比我好多了。也难得没有情商的他还能追上人家。
  我记得他和我说过。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她,好像是几百年前。那个时候我还笑话过他。
  对了,那个姑娘姓水名淑子。
  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,他是我的军师,我害怕再错过,我尽力讨好他,追求他。
  可是他怎么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,什么也不懂。
  水淑子也还是在他身边。他们好像还是青梅竹马。好像比原来更糟糕了呢……
  然后我做了一个决定,我也是时候该放手了。我给他赐了婚,让他娶水淑子,也只有他在看向她的时候,才会笑的那么温柔。
  确实也只是我妄想,无论在哪个时代。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并不被认同,而且在他之前我就娶妻了,我不可能让他等我的,更何况他不爱我。
  竟然又参加了一次他的婚礼。虽然已经参加过了一次,但心痛的感觉没有半分减弱。
  算了,以君王的身份也好,以朋友的身份也好能留在他身边就行,或者让她留在我身边。
  可是我想错了,直到有天他留下一封信,说他走了。
  我也去寻过他,可是什么也没找到,留不住的人终是留不住。
  我喜欢他,没人知道。
  我决定永远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。
——分割线——
水淑子只是张良妻子的一种说法,并不准确。
其实我也就只是想虐一虐刘邦,顺便带带水淑子玩而已。

君臣

私心邦良,其实是良邦

紫发人小心翼翼的挪了张椅子,在他旁边坐下。又懒散的趴在桌子上,占了书桌大部分的位置。扭过头,盯着前面那个白头发的人。

私底下在这白发人面前他总是没有一个君王的样子。

总是很难令人联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君王和他是同一个人。也很难想到两人是君臣关系。

白发人也不恼,只是默默的将身子向旁边挪了挪。给紫发人腾出了一大片位置。又继续默默的看书。

紫发人也没有在意白发人有没有理他,只是自顾自的说道。
“子房我有时候真的在想,这天下是韩信打出来的,也是你在后面指导的的一切,如果真的要当君王的话,我觉得你会更合适。”

闻言白发人放下了手中的书。扭过头与紫发人对视。轻轻按住紫发人的后脑勺的在他唇边印下一个吻。
紫发人不自在的把头扭了过去。
白发人轻笑一声一边揉着紫发人的头发一边缓缓的说道,
“颠个皇权罢了,天下归你,你归我。”

花·月(邦良)


  我望着天空的月亮。无论古代还是现代,人们总是借月抒发自己的情感。
  我感觉少了什么。少了什么?
  以前我也总喜欢看月亮,但是身边总会多一个人。
  每次走到屋外的院子,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。他也会跟着出来,手上总会拿着一件外套。
  我知道他不是什么静得下心来的人。可每次这个时候,却格外的安分。他把外套披在我的身上,一只手搂着我。
  月光洒在我们身上。我看月,他看我。有时我也常常会忍不住偷偷看他几眼,我们经常会对上对方的目光,再相视一笑。
  这样想着,我确实好久没有去看他了。明天天气应该不错,去看看他吧。
  我没有带鲜花,也没有带任何礼物。我觉得不需要。这个人向来不是很喜欢花,很少与花接触。除了情人节那天,他送给我了一大束玫瑰。
  那个地方有些偏远,我走了好久。我在众多人中找到了他,我知道他在那等我。他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温柔的看着我。
  之前一路上想好要跟他说的话,现在话到嘴边,却只说出来了一句
“阿季,我好想你。”
 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,可是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流。嘴里一直重复着那句话“阿季,我好想你,好想你……”
  他没有说话,还是那样温柔的看着我。就像曾经一样。
  自己稍微有些平静下来了,我用衣袖抹去眼边的泪水。坐在他的旁边,靠在他的墓碑上。
  是啊,十年前那场车祸,他已经走了……
  墓碑上他,一点都没变,还是那样温柔。但是我再也得不到那温暖的怀抱。
  只剩下冰冷的墓碑……

【邦良】太饿了,把标题吃了

德古拉伯爵x一千零一夜
圣殿之光x天堂福音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凑合着看吧
反正我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不是糖也不是刀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神父拍了拍旁边懒散的骑士“王子来了,我们该出去迎接了。”
旁边的骑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“王子?是那个和你同名同姓的王子吗?他不是应该上个星期就要到了吗?”
“嗯,好像是迷路了,所以来晚了。”神父说完,起身准备到外面迎接,骑士赶紧跟了上去。右手牵住了神父的左手。“子房,你倒是等等我啊。”
“真是的,快点走啦。”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抱怨。但是骑士清楚的看到教主微微泛红的耳尖。

时间回到几个星期前。

王子在一本书中偶然得知了吸血鬼这种物种。四处打听得知,国内有个教廷专门与吸血鬼打交道。由于好奇心作祟,所以王子希望能目睹一下吸血鬼。
“父亲,我想去趟教廷。”
国王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又低下头继续忙碌。“你已经不小了,想去就去吧,也别整天呆在书堆里。要带几个人跟着去吗?”
“不用了。”王子点头谢过父亲的好意,转身离去。
“哦,对了。”国王抬头,正要说些什么。却发现人已经离开。只能把后半句又咽了回去。要注意安全。

而此时在一个偏远的地方有一座城堡的门被推开。
“哦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你啊。”城堡的主人拿来了红酒和两个高脚杯放在桌上。
来者也毫不客气的没有等主人邀请便坐了下来。拿起桌上装着红酒的高脚杯一饮而尽。
“……红酒可不是这样喝的。话说骑士大人,大晚上的找我有什么事?”说到大人两个字的时候明显加重了。
“大白天的,叫你都叫不醒,当然只能晚上来了。也没什么事,来看看伯爵大人不行吗?”特意加重了大人两个字。
呵,两个幼稚鬼。
“怎么说我也是吸血鬼,你天天来我这跑教廷的人知道了可就麻烦了。”伯爵拿起高脚杯,轻抿了一口红酒。
“教廷那边规矩太多了,还是你这呆的自在。你也知道的,我去教廷只是为了想保护他而已。”说完把两条腿翘在桌子上。对此,伯爵表示已经习惯了,顺便心疼桌子两秒钟。
“啧啧啧,别告诉我大老远的来我这,就是为了给我喂狗粮。”说完抬头看了看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。“没什么事,你就走吧别打扰我了,我要睡觉了。”

被赶出来的骑士一脸懵b的看着城堡的大门。“以前怎么没看你这么准时睡觉过。”
单身老伯爵表示我不想看你一脸花痴的聊着你家那位。

王子离开城堡的一个星期后。

此时他已经后悔没有带几个人跟着出来。
张·路痴·波斯王子·良在自己独自走了几天之后,依然没有找到路。后来误打误撞,来到了一个城堡。
因为这个地方可以说很是非常偏僻,没有人烟。加上城堡看上去很阴森,不像会有人住。王子觉得这应该是个被废弃的城堡。所以王子没有敲门,就直接推门而入。
此时大白天的,伯爵被吵醒了。揉着眼睛,也没看清来者是谁。便抱怨了一句“骑士啊,下次来能不能挑晚上。”
“骑士?抱歉先生,我不是骑士,也不是有意打扰你的。我只想能不能在这城堡里暂时休息一晚。”看到城堡里有人,王子有些惊讶。
脖子看清楚了,眼前的人开始上下打量。
一双蓝的纯洁无瑕的眼睛,让人想到了天空。那张脸蛋也是生得精致。白白嫩嫩的。嗯,血应该也很好喝。
“在我这休息一个晚上当然没问题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认识认识,有空也可以常来。”伯爵一脸笑嘻嘻的看着王子。
尽管这个笑容让人感到不安。但是出于良好的教养。王子还是告诉了伯爵他的名字。
“张良。”
等等,张良?骑士他媳妇?
“哪个张良?”这是伯爵他才想起,他好像听人说过这个国家的王子也有个叫张良的。
当然天天在书堆中的王子,自然是没听说过,教廷那边还有一个跟他同名的人。
“我就是我,波斯王子张良。”王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他“难道还有别的张良?”
伯爵又笑嘻嘻的把手搭上他的肩。“这些你就不用管了,来来来,我给你安排房间吧。对了,我叫德古拉。”
王子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德古拉。才发现他苍白的皮肤,红色的眼睛,还有笑起来时的尖牙。
吸血鬼?
王子甩开了伯爵,转身跑出城堡。
到嘴的食物……跑了
不过好在很快王子便回来了。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老鼠。
“德古拉先生,我想观察一下吸血鬼是怎么吸血的,能演示一下吗?”拿老鼠准备递给德古拉。
此时德古拉的内心:你抓什么不好,为什么要抓老鼠?
德古拉接过张良手中的老鼠嫌弃的扔掉。
“要看我吸血,哪那么麻烦。”一只手抓住张良的手腕,另一只手搂住张良的腰。把人控制在怀中。
王子被伯爵的举动惊呆了,涨红的脸。
上一秒,伯爵的舌尖还在温柔的舔着张良的脖子。下一秒,牙齿刺破血管。
“喂,你轻点。再说这样我怎么观察得到啊。”

伯爵看着前面一只沉默不语低头看书的人。
“生气了?一时没忍住嘛,而且你的血挺好喝。”
张良反手一本书拍在他欠揍的脸上。
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。德古拉如实想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想问个问题
如何在一天之内写完所有暑假作业

婚礼(邦良)

耳边响起了鞭炮声和人们的欢呼声
"今天是什么日子?"一个银发的男人,用着沙哑的声音问着他旁边的下人
“主子,今天是皇上的大喜之日”
“这样啊,能推我出去吗,记住就在远处,不要让他看到我”他苍白的手搭在轮椅上,说话的声音很轻,听起来很无力。

“今天,他可真好看。”白发人的嘴角微微上扬,这个笑容里包含着太多。
“主子,你能……看见了?”旁边的下人很是惊讶。
“看不见,但我能想到……”想到他穿着大红衣娶我。
不,娶的不是我。

    






那一日,他俩迷路了。走进了一个月老庙休息。里面没有人,更是出奇的安静。
“子房,你看既然我们都来到这了,那就拜个堂吧”紫发的人笑眯眯的看着眼前那个那个被他叫做子房的人。
“君主不要闹。”语气听起来很不满,当然要先排除掉他脸上扬起的红晕。
“孤才没有闹呢,孤说的可都是实话,我以后一定要把子房娶回家”那人竟像小孩子一样的撒起娇来。
“君主……我们是不会有人接受的”他的表情出奇的平静,像是这件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,只不过是在掩饰悲伤而已。
“那又怎么样,孤现在是皇上了,只要我想有谁敢说不行。”那人不满的嘟起了嘴。
“噗,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,王权可不是这样给你乱用的。”他被这小孩子一样的行为给逗笑了。
而紫发的人看着他的笑容入迷了。






     真是个笑话。自己为了他,现在终日不能离开轮椅。自己为了他,双眼失明。是看着他娶了别的人。
    

而自己却又无怨无悔。

西汉大三角(2)

西汉大三角(2)
又名西汉大三角(教廷篇)

那人已经倒在地上,血红的翅膀已经没有了生机。
“我输了,但是能不能不要杀我,我不怕死。但我想再见他最后一面。”
高贵的伯爵放下尊严请求着眼前的人。而那人则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
“他已经死了……”
“我知道,我相信几百年几千年,我一定要再见他一面”
眼前那人察觉不到的冷笑了一下
“呵,真是痴亲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,小到倒在地上的人没有听到。
“可以不杀你,但我必须教你封印,这是教廷的命令。”而且我也下不了手啊,这世上痴情的人又怎么会只有你一个?
最后半句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——一切都结束了,再见,曾经璀璨的圣殿之光。










在一个废旧的教堂里,时间的流逝,人们已经将这里遗忘。
一个破旧的桌上放着一本集满灰尘的书——一本日记,里面讲述着三个人的故事。喝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,书本的主人爱着一个特使。桌前的窗子向外望去,可以看到远处建立的一座城堡。








同样废旧的城堡。时间也抹不去它带给人的压抑的感觉。
一双手推开沉重的大门,青年手里还拿着那本日记,那本日记显然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已经没有了厚厚的灰尘。
青年误打误撞,走进了城堡的地下室。
一个阴暗的地牢。一个好像已经死去的人,又或者不是人。青年试探性的触摸者锁着那人的铁链。
死去的人又好像复活了一般。抬头看向他时,血红眼睛又充满了生机
“福音。”
好熟悉的称呼,眼前的这个人也给自己好熟悉的感觉。青年这样想着。眼前的这个人又缓缓抬起双手,他听见铁链碰撞的声音。那人抱住了他,嘴里还小声的念叨着
“终于又见到你了,福音。”
  青年愣了一下,又微笑着说
“我在,特使。”










没了……我知道,很短小
最后一段看不懂的,我解释一下。讲的是德古拉伯爵和天堂福音转世的相遇。但是天堂福音喜欢的是教廷特使。而天堂福音的转世,已经没有了前世的记忆。他只是觉得德古拉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所以他把他当成了教廷特使。

西汉大三角

西汉大三角
分别会从三个人的视角写

张良是从小体弱多病
韩信本来是身体健康,但因为就张良出了车祸。导致双腿虽然可以勉强站起来,但都会很痛苦。

韩信
今天刘邦来到学校,向我周围望去。我知道,他找张良。果不其然,一开口就在问我,张良在哪里。刘邦喜欢张良,除了张良不知道以外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。虽然我的脚就好了,勉强也可以走路,但每走一步带来的痛苦无法想象。我不希望刘邦担心我,我求张良和家人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刘邦。对,我喜欢他。在学校里,在他面前,我总是这样,装作没有事的样子,走路真的很痛。其实这样看着他就好,哪怕他只是把我当朋友。
最近天气转凉,张良身体又不好,可能生病了在家里休息吧。我依然微笑着回答他,谁都没有看见我眼中的那股悲伤。这样就好……毕竟喜欢他是我一个人的事。

张良
我喜欢韩信,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我就喜欢他了。后来他救下了我之后,这份喜欢就变得更坚定了。我知道我的这份喜欢很卑微,这份喜欢中参杂着愧疚。因为我,他的腿才会这样。从那场事故之后,我几乎养成了每天都去他家看他的习惯。只是希望和他能单独待会。哪怕知道他喜欢的不是我。那是一次偶然,我在他的书本最后一页的角落看到了这样四个字“喜欢刘邦”。不过没关系,我不求他能怎样回应我,反正是我欠他的。今天发烧了,可今天我还给韩信做了汤来着,送到他家后马上回来,应该没多大事。我随便穿了件外套,拿着保温盒跑到他家。今天的风是有点大,我把汤送他家时。听到他自己嘀咕了几句“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,明明你是我最讨厌的人啊”。
什么意思?为什么要讨厌我?我不求你喜欢我,只求你不要讨厌我。

刘邦
今天没有看到子房。韩信说子房可能生病了。也是,他从小就体弱多病,还不懂得照顾自己。以前生病都是我和韩信照顾他,这是一个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小孩。想到这,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。我和张良是什么关系?朋友以上恋人未满。嗯,很快就会成为恋人关系的。子房一定也喜欢我吧。真希望他也喜欢我。子房像天空一样的眼睛,乳白色的头发。嗯,可爱想太阳。害怕他真的生病了,这是打算去看他。路上看他急匆匆的跑过。干什么去了?这么急,连我都没注意到。我偷偷跟在他后面。看到他进了韩信家。我站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隔着门听到张良对韩信嘘寒问暖。子房自己身体都不好,为什么还那么关心韩信?可能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吧。我从门缝看到里面的张良,他的眼神复杂。透露着内疚、关心、还有一点点爱慕。可能是错觉吧。希望是错觉吧。我站在门口一直等他出来。他看到我显然有些吃惊。我摘下围巾,戴到他的脖子上。小心些,别着凉,我送你回家吧。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口是那样的温柔。
路上,我试探性的问了问你对我是什么感觉。朋友……只是朋友吗?
那你对韩信是什么感觉?他没有说话,后来一路上都很沉默。我向他告了别,准备回家,他也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。
果然你喜欢他,对吗?

最喜欢吃糖了!

言灵之书X双面君主

“我要辞官。”
“为什么,要是孤不准呢”
“还请殿下不要为难”
“子房,你想要什么孤都给你,江山、佳人、权力。只要你留在孤身边”
“良什么都不想要,良心意已决”
“罢了,走吧”
-
怎么办没有你的日子好煎熬

一千零一夜X圣殿之光

“王子殿下放心,我会保护你一辈子,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
“笨蛋骑士,你怎么也不在意下自己的身体,伤得多重”
“保护王子是我的职责嘛”
只是……职责吗?

“醒醒,醒醒啊,你不是会保护我一辈子的吗。为什么?笨蛋,你醒醒啊,你不是说不会让我受伤的吗?可我现在心好痛。”

天堂福音X德古拉伯爵

“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往来了”
“……”
“毕竟我们是敌人”
“只要你想,我这就可以带你离开教廷,以后我们再也不管吸血鬼和人类之间的战争”
“我是不会背叛主的”
“背叛?你信奉的神给过你什么?跟我走吧?”
“你走吧,下次可能要在战场上见”
“行,福音你还真狠得下心”

“福音啊,现在这个时代,人和吸血鬼已经可以和睦相处了呢,真好啊。这么久才来给你扫墓,看我给你挑了这么漂亮的花的份上就原谅我吧。”